银川一教育培训机构人去楼空,家长集体维权!

2020-09-01 来源: 作者: 点击数:

近段时间以来,媒体报道了多家教育培训机构关店、“跑路”的新闻,大量家长和学员的预付款无法退回。近期,银川又有一家教育培训机构人去楼空,许多家长给孩子报班的培训费,至今没有退还。

40多位家长至今未收到退款

8月28日上午,一些家长聚集在位于尹家渠北街的欧美思教育广场三楼,这家名为“泽林教育”的教育培训机构已是大门紧锁,人去楼空。见到记者来了解情况,家长们拿着退费申请单纷纷上前向记者介绍情况。“我妹妹今年升高三的时候,在这里报了全科,交了2万3千多,当时这家学校告诉我们如果课上不完可以退,后来高三学习忙,没有时间上,还剩9千多块钱的课费没有退。等我们知道的时候,泽林教育已经倒闭了,我们现在都不知道找谁退这些钱。”现场维权的一名市民说。

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泽林教育大约是2018年成立,不仅有从小学到高中所有学科的补习教育,还有口才课、播音主持、编导艺考等艺术类培训教育。培训机构是按照课时收费,家长们的报名费少则几百,多则几万。今年7月份左右,家长们从微信群里得知“泽林教育”不再开课,而这期间大家并没有收到任何关于停止营业的相关信息和通知。尤其让部分家长感到气愤的是,6月份泽林教育还在招收学生,孩子们还没上几节课培训机构就关门了。

刘女士经朋友介绍,今年6月14日在泽林教育报了一门物理课,共缴费6570元。“我们就上了4节课,就在微信群看见有家长说泽林教育倒闭了,我们就问学校的情况,泽林教育通知让我们来退费,我们填了退费申请单,听说部分家长的钱都退了,就剩我们大概40多个家长没退,现在也没人管了。”

泽林教育培训机构在停业停课后,7月20日陆续通知家长们前来填写泽林教育学员退费申请表,并通知家长回家等待退费通知。家长告诉记者,关于退费的情况,泽林教育这边曾经拿出过一个方案说按照报名金额,从低到高进行退费。部分家长在7月24日要求退费时,见到了泽林教育的股东马先生,在家长们的强烈要求下,一部分人的费用被退还,还有一部分家长至今没有收到任何通知和退款。

“当天这个大股东说第一批的退费已经退完了,第二批要筹款,由于当天已经晚了,第二天早上9点钟再安排后续的退款。但是许多家长没有走,等于把他堵在办公室里,当晚就又退了一部分的钱。”家长告诉记者,但承诺第二天进行的后续退款,却没了下文,现在这个大股东马先生也联系不上了。

对于承诺的退款至今没有退还,家长们多次向泽林教育培训机构的校长杨女士进行反映,同时她也是银川市泽林文化艺术培训学校的法人代表。杨女士在家长群里称,学校因受疫情影响欠员工工资30万,欠家长培训费77万,目前已经退了50万元。根据股份比例承担债务,杨女士表示自己和另一位校长赵先生已经承担了属于自己的债务,并将钱打入了公户。剩下的退款,应该由大股东马先生承担,建议家长去找马先生,如果这个问题还是没有妥善解决,家长可以起诉。家长们告诉记者,目前群里还有40多个家长没有收到退费,金额近20万元。记者随后也采访了欧美思教育广场,得知泽林教育从今年年初,就开始拖缴租金。

大股东无法联系 欠款追回难

记者从爱企查网站上查询到,银川市金凤区泽林文化艺术培训学校(有限公司)目前还在经营。股东共有三人,分别是马先生、杨女士和赵先生,投资比例分别为70%、20%和10%。泽林教育的日常经营都是由杨女士进行管理,记者拨打了杨女士的电话对方没有接听,但是杨女士通过短信告诉记者,她不方便接受采访,相关事宜请联系另一位股东马先生。随后,记者又拨打了马先生的电话,但电话一直处在关机状态。记者又拨通了另外一个股东赵先生的电话。“我也只是一个打工的,去年的六月份我就不在学校任职了。具体情况我没法进行回复,你们应该去问杨校长和大股东关于家长退费的情况。”赵先生这样回复。

由于泽林教育的校长杨女士和大股东马先生无法联系,对于家长的退费情况和退费进程目前还无法知晓。对此,家长们也向市场监管部门进行了反映。上海西路市场监督管理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经过现场查看相关证据,泽林教育具有办学资质,市场监管部门也对其中两位股东进行过约谈。“目前因为泽林教育涉及到他们内部股东出资的问题,内部可能存在一些纠纷。但是我们当时也给他们说了,你们内部的事情内部去沟通,实在沟通不了可以通过诉讼。但是,对于现在不在营业涉及家长退费的事情,应该妥善的处理和解决问题。”工作人员说。

律师建议起诉维权

针对目前的情况,家长们又该如何维权,记者也采访了律师。“可以看出家长当时与泽林教育之间建立了一个教育培训的合同,现在因为泽林教育它本身陷入经营不善、没有办法正常经营的状态,致使合同无法正常履行,双方也同意协商解除合同,实际上合同已经解除。对于目前家长所面临的现在公司负责人、 法人、股东都已经联系不上的状态,我建议家长可以持收据和解除合同的这个登记表,也就是退费申请单向法院进行起诉。”宁夏言成律师事务所律师陈莉说。

其实,早在2018年国务院办公厅就发布了《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》,其中明确规定了培训机构“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”。而泽林教育普遍采用的都是预付费的形式,向家长收取课时费用,给一些家长甚至直接制定了高中两到三年的补课课时包、补课卡等,学生毕业了课还没有上完。同时,泽林教育还在资金已经出现吃紧,拖缴租金的时候继续给家长们推销教育课程。

记者了解到,目前还没有收到退款的家长们已经准备集体进行起诉维权了,在此希望泽林教育的股东和负责人能够承担起相关的债务责任,也建议一些培训机构能够遵照有关预付费的管理办法进行合法经营。


我要评论

用户评论

已有0人评论
 

评论列表